返回
顶部

风水精要 山洋指迷之粹言

以开面、地步为全书之纲领的目讲师著《山洋指迷》,包含形势、星辰,阐述峦头法,且山洋统论。值得一览,特此简注,以“参悟万山性情,总归一贯机窍”。一、开面开面是指地

风水精要 山洋指迷之粹言

以开面、地步为全书之纲领的目讲师著《山洋指迷》,包含形势、星辰,阐述峦头法,且山洋统论。值得一览,特此简注,以“参悟万山性情,总归一贯机窍”。

一、开面

开面是指地形有分、敛、仰、覆、向、背、合、割。

分、仰、向、合是美形;敛、覆、背、割是恶形。

分而不敛、仰而不覆、向而不背、合而不割为“开面”;

相反的敛而不分、覆而不仰、背而不向、割而不合为“不开面”;

分敛言龙、仰覆言穴、向背言砂、合割言水。

师曰:“地之真假、大小,先观开面之有无,便知真假之概。再观开面之多寡、大小及地步之广狭,则真假了然,而地之大小亦见。”是以开面定真假、大小,地步亦本于开面以定大小也。

龙以分敛辨真假;穴以仰覆识凝结。

砂以向背辨聚气;水以合割识交媾。

1、龙之分敛

分与敛是看龙脉下降和穴星的方法。

何谓分?凡山峦的起顶、起泡,如“个”、“金”字的丿ㄟ,即分开如“八”的,就是分。

无十字不成龙,无分金不出脉。山龙落脉,非十字不行,落脉处要成星体,才有分金之面;有个字则如人之两肩,如飞鸟之两翼;如“金”字之“人”字,是为开肩展翅,则有分水。有分水则脉清,但不可三股显然如鸡爪,透顶直硬,而要有“矬”有平,中脉如宽牵线,又要大小八字隐约。

主星山顶分开大八字,称为“明肩”;

“明肩”之内又分半大半小八字,不论条数多少,均称为“护带”;

“护带”之内,贴脉分小八字,称为“蝉翼”。

“明肩”“护带”是显著的八字形状,“蝉翼”的形状不明显,较隐约,更隐约的称为“肌理刷开”。

何谓敛?凡是“明肩”、“护带”、“蝉翼”不是由内向外分开,反而由外向内插入,或直硬无抱向之情的,就是敛。或有明显的大八字而无隐八字,或有隐“蝉翼”而无“明肩”。或边有边无参差不齐的,也都是敛。

分,像脸笑容可掬,是阳气发舒生长的形象;

敛,像人满面阴霾,是阴气收藏肃杀的形象。

以人来比喻山峦:

头顶百会——是山顶。

额——山的化生脑。山顶凸起(阴),欲落脉,必先作隐隐分开之势,把硬气荡开于两旁,隐分之丿ㄟ下面有一个微凹(阳)的地方,如婴儿的囱门(呼气则气降而沉,凹下),为阴化为阳。在这个化阳的前方,生起一个小脑即化生脑,微凸(阴),如吸气则气升而浮,凸起,为阳化阴。这个在山顶微突,与山顶连接的化生脑,具有阴阳变化,呼吸浮沉的契机。

耳朵、观骨——大八字。

眉毛、眼睛——小八字。

脸上肌肤细纹——肌理刷开。

法令纹——虾须水,与观骨之兜收,如下合水。

印堂——平脉,不贯顶。

山根——软,为玄武垂头。

鼻准——-丰隆,为天心壅突,准头截断,如球前一矬,脉止。

人中——葬口。

下颔——圆唇(裀褥)。

以花木来比喻山峦:

甲壳破开——如祖山分脉。

未抽条,先布叶——如个字出脉。

欲作干,先分枝——如有桡棹(山的脚爪)方成龙。

大叶之内,旋生小叶——如大八字内有小八字、隐八字。

花蒂——-如龙脉到头束气。

花开——山脉开窝结穴。花瓣开放,如上分水;花瓣卷抱,如下合水。

结果——龙脉聚气,结突穴。

2、穴之仰覆

山形如仰鹅毛、宽牵线为仰,是开阳献面,有生意;

山形如覆鹅毛、急牵线为覆,是纯阴包煞,无生意。

从侧面来观察山脉的垂不垂头,以证开面之有无。

急牵线、覆鹅毛,身无拜前之势、无顾下之情,顶有塌后之形、无抬起之突,谓之不垂头;在分龙太祖为根本不成,前去必无好龙。在行龙为节龙带煞;在少祖、父母为胎息不成;在穴山顶为塌头,不顾穴;在半山为凸胸饱肚;在球檐穴前为塌头削脚;皆不成地。

宽牵线、仰鵝毛都是有矬有平的形势,大矬大平之中要有小矬小平相间,而后成龙成穴。有矬平,固为垂头,但最重要的是要有个字、分金之面。

仰鹅毛、宽牵线是软脉的形状,这种形状的出脉,才有扑前之势面和下顾之情意,是为“玄武垂头”。《自成章》云:“垂头开面,精神所注,顾左则穴居左,顾右则穴居右,顾中则穴居中。”

覆鹅毛、急牵线是硬脉的形状,这种形状的山脉,自然有退后之势面,没有顾下之情,是为“玄武不垂头”。拒死。

山头的垂不垂,决定在矬平的有无、真假,矬平的有无、真假,又决定在分开八字的有无、真假。真分者,显分成个字之形,荡开外层的硬气;隐分成分金之面(像“金”字内的两点),荡开内层的硬气。硬气荡开于两旁,脉必脱卸而软泛,故隐八字的人下面小矬一矬,而有数尺之峻,峻前小杭(く一幺,高也)一航,而有数尺之平(此论山顶开面出脉),其平尽处,远近下看之,必是些些突泡(凸起而低矮的地块,若在山顶之前,即是化生脑),泡下也必然有隐约八字的分水,有小矬小平递下;儿有微泡,皆分隐八字,而隐八字的人相交处,必具微有(人,无米之谷也,台语怕)如小儿囱门的上截部,咏就从这个微无之中递递而下,是为脱卸而软。最软的形状,有以两三个小矬小平,形成一个大矬大平之势,下面又有全部再仰高翘起的大平,大平尽处,下面望之,必是一个大泡。这个大泡义有分、有矬、有平,递递而下,脱卸出不甚软者,只有数次小矬小平或间插人中矬中平,直到球檐下面才有圆唇托起的大平。

山仰面是阳,阳主生;山覆面是阴,阴主杀。

生气——龙之行度必宽软;贫贱——龙之行度必急硬。

有矬平则仰,无矬平则覆;有分则有矬平,无分则无矬平。

上分之水则两角垂下;下合之水则两角兜上。

3、砂之向背

形状向内弯抱,体势宽敞、平坦、和缓为向;

形状向外反出,体势狭窄、峻陡、逼迫为背。

这就是看峦头的性情的。

无向背则不见山川之性情,无棱角则背面不显著。

棱者,分开大八字有弓厶棱也;

角者,明肩护带之稍如月角也。

如手臂、鹅毛之侧起,外背内面而相向,为有棱角。内背外面而相背,为无棱角。

或如手臂、鹅毛之覆与仰,而不向不背,亦为无棱角。

外背内面而有棱角著,抱来固为向,豁开亦为向,如莲花半开时,花瓣固向花心,至花谢时,花瓣虽垂下,还是向着花心。内背外面,与无棱角背面者,豁开固为背,抱来亦为背,如邻菜之叶,与我菜心相违,固是背我,即盖过我菜心之上,亦是背我。花瓣、菜叶必抱向其心者,以其从根蒂分出、自相护卫也,不然,则必有参杂之势、分立之形,何能片片皆外背内面而相向?蔡牧堂曰:“观形貌者,得其伪。观性情者,得其真。”从花叶的分开,可以辨别真假。

真分者,护卫自己,故向而不背。

假分者,羽翼他人,故背而不向。

或虽不羽翼他人,亦不护卫自己,则为闲散之砂,故无向亦无背。花与叶之生气不可见,观花瓣、菜叶之相向,而知其生气在于心。地之生气不可见,观大、小八字之相向,而知其生气在于内。语云:“砂不转莫寻龙”这一句话是寻地的捷诀,所谓“转",就是“向”,水流出去那边的山脚为“下砂”,下砂若逆转,向水来的这边回转,那么,在上、下砂弯抱之间必有真穴地融结。

以上是从明肩、护带与上、下砂来分向背,明辨性情真假的方法。

还可从龙身行度、护卫关锁星辰(穴场前后、左右、远近之山)来看龙穴的向背,分别真伪、大小。

若是面时宽且平,若是背时多陡岸。

凡山之拱向者,果皆有宽平之面在前,更有陡峻臃肿之形在后,乃见面向我者,背在外,这才是“真向”。若反此,而状虽向我,其实无面,便不是“真向”。

向主山不真,主山便不结地。故看地,当内看,外看-

内看:立于作穴处,看四面之山及本身左右,皆有情向我,即结真穴地。若是众山无情向我,即结穴不真。

外看:立于穴的外围,往作穴处看,若众山反背无情,走窜他向,便不是真面向我者,结穴必假。所谓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、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,故内看不可不外看也。

但形貌背而性情向者,外看虽反背,内看则有情,龙、穴、砂、水件件真的,又不可执外看之法而概去之。

大势反玄,为“形貌背”,石纹里转,为“性情向”。细察反去之处,有褶纹隐隐抱进,或层层石纹里转,亦成真穴。

4、水之合割

合,是相交的意思,通常是指水的相交而言,也指砂的相交。

真地有两水合,假地亦有两水合;合固不可无水,亦不可全凭水之合以分辨地的真假。有两砂兜收为合,但真地有两砂兜,假地也有两砂兜,所以合固不可无砂,亦不可全凭砂之合以分辨地的真假。惟有圆唇之兜收,才是真合,因为分、合是气的行、止,由于有中圆背上两边抱下之分气,故气行。有中圆背上两角收上之合气,故气止。

如下弦的月魄,如口下的下颔,如脐上的心腹而月之心、腹之脐、面之人中,是分合之中心,为生气之聚处,故穴旁隐砂,两角抱下而未收上,是气行而未止;

如鼻旁两条法令纹,如脐上的胸肋,两角收而不拖下,是气止而不行,像龟背、牛鼻一般的地,水分散而削泻,纵使有两角收上,也不算真合。

好地有圆唇,圆唇内的小明堂要平如掌心,而可坐匝水(穴晕周围有水聚),圆唇的边缘要弦棱方平,而不削水,有了圆唇之合,还要有兜抱圆唇的两砂,圆唇才不至于被大界水冲割;若是有圆唇而无兜抱砂,谓之“有唇无襟”。

论合者,当以圆唇之合为主,次及于砂之合、水之合。

水之合有三,一名“三叉水”——

球檐之前、圆晕之旁,有隐隐约约的水痕,合于小明堂者,为一合水(即蟹眼水)。

半山,金鱼砂之肋下,分小八字水,绕于穴腮之旁,而合于唇下者,为二合水(即金鱼水,又名虾须水)。

山顶前,蝉翼肋下,分大八字水,绕于金鱼砂外侧,合小八字水,绕于穴腮外侧,共合于内明堂者,为三合水(即虾须水)。

此三合水虽无水长流,均有隐隐薄迹。

龙虎兜收者,必有交襟之水,其合显而易见。龙虎绰开与无龙虎者,山麓一片坦平,又无交襟之薄,惟有明堂低处可意其合(低则水聚,即是合处)。

三合水之起沟处即是三分水流注之源,故有三分水必有三合水,不必定有明水交处方谓之合。其有明水交者,除本身有龙虎外,惟随龙大界水合于外明堂,但是这种水横局,合于左右;水逆局,合于背后;水顺局,合于穴前;本身有余枝者,其水合于数里之外,不可以两水大合处为正龙尽结。

有分必有合,无分而敛者必割。但,割之义有四:

割脉水:如山顶化生脑有蝉翼或肌理刷开之分,则水痕必在蝉翼或肌理刷开之外,像“八”字,为界出脉之水(出脉处有分砂,水必向两旁分开,脉下降)。若无此分水,必夹脉而透头,谓之“割脉水”。

割肋水:半山突泡,有金鱼砂之分,则水痕必在金鱼砂之外分开,像“八”字,为界行脉之水。若无此分水,必夹脉而扣肋,谓之“割肋水”。

割脚水:球檐。有蝉翼或肌理之分,则水必在穴腮外分开,像“法令纹"之合于颔下(此水从金鱼砂肋下分出,绕穴腮旁而合于唇下),为界入脉之水。若无此分水,则穴腮必不胖,水必夹脉而斜合于颔下,谓之“割脚水”。或穴旁少一边蝉翼(指乳、突穴而言),而隐隐界水在唇内斜过;或余气(姻褥)不从本身铺出,或左、或右,反高起铺来,或两边俱高起铺来,而隐隐界水在余气内合;或窝、钳穴,一边牛角砂非本身分出,界水穿膊斜流;总谓之“割脚水”。

割臂水:穴山大小八字,一臂被旁顶之砂自外插入,其枝缝中,必有水痕穿人,谓之“割臂水”。

割脚、割臂,不必两边齐犯、只要有一边犯著,断不成地。割肋水,间有不忌者,必山顶与穴旁之蝉翼砂俱全,落脉如“宽牵线”之软,左右旁砂如花瓣之相向。(此种不忌的割肋水,不拘后龙穴山,数百中,仅见一、二。)

透顶割脉之水,只犯半边而不忌者,在后龙数百中,亦仅一、二;在穴山,则不可犯,若穴山犯割脉水,就像人少了一眉、一目,像花少了一叶、一瓣,必非本体,定有损伤。

以上是必须仔细检点的,不可以当然而漫取之。四者之中。有一反是,为不开面。

二、地步

地步是指地形有纵、横、收、放、偏、全、聚、散。

纵长、横广、收小、放大、局全、聚大,这是地步广,必结大地;

若是纵虽长而横不广、收虽小而放不大、局偏而聚小,这是地步狭,结地必小。

1、纵横

纵者,龙身委蛇起伏,向前奔行也;

横者,龙顶开屏列帐,两旁分布也。

地步偏重于横。

盖,惟有帐,能占地步,有盖帐,羽翼者,为龙。无,则为砂。

盖,帐大而羽翼多,占地步广者,为干龙,盖帐小而羽翼少,占地步小者,为枝龙。

大帐前垂,两角包裹重重。小帐于内,力最大。包裹开面星辰,次之。但豁开而不包者,又其次也。一纵、一横,为十字帐。借纵为横者,为丁字帐。借横为纵者,为偏出帐。边多边少者,为不均帐。

其势张扬飞舞者,龙行未止。收敛回头者,龙行欲住。是大小、行止皆辩于横也。但行龙直来,而横开者无几,大都借纵为横、借横为纵者居多。况纵棋互借,闪巧转身,层见叠出,地步始广,枝叶方茂,结作多,而力量大。若直串而来,旁分枝叶,纵横不借者,一龙只结。

直来横开者,即十字穿心帐,惟大干龙有之;直串而来者,乃无帐枝龙。

2、收放

收者,跌断过峡也;放者,放开枝脚也。

缠护、迎送、开帐,皆放中之事。拢龙之鹤膝、蜂腰,支龙之银锭、束气,皆收字之别名。蜂腰旁之蝉翼、银锭旁之阴砂,乃放中之至小者。盖,不收则气散而不清健。不放,则气孤而不生长。犹火筒与风箱,必小其窍,而风力始健;又如草木,必放开枝叶。而花果方成。故善观地步者,必于峡中观。

李氏曰:“跌断非峡,谓夹以两山,而无迎送之砂,虽跌断不为峡。行龙跌断多者,前途结作必真。惟跌断而不开面,中间无微高脊脉,此去定无结。不惟不得为峡也。

谢氏曰:“无关不成峡”,谓峡旁无水口,又无迎送、交锁之砂以关其峡大也。何潜斋曰:“神仙地理无多诀,未用寻龙先看峡;峡中须要有明堂,内峡外关堂气结。结得深时垣气真,结得浅时垣气泄。”言峡有迎送、关锁砂,两旁自有聚气明堂,方为好峡。结之浅深者,谓迎送、关锁砂之多与少、密与蔬也。

3、偏全

两边皆大江大河夹送,而垣局水口,缠护盖托皆本身自带者,为全局,而地步广;

一边大水、一边小水夹送,或两边俱小水夹送,而垣局、水口、缠护盖托,半借外来凑拍而成者,为偏局,而地步狭。

全局、偏局之中。又各有大小数等,可推而知。夫,缠护、盖托,不假外来凑拍者,数百十之中,犹有一、二。垣局、水口欲其不假外来凑拍者。非大干龙不能。故天下全局最少,偏局最多。

4、聚散

龙身、垣局、明堂,俱有聚散,不但砂回水绕为聚,砂背水走为散也。

龙身之聚散,以讲论,龙之本也。如层云叠雾,合气连形,远大者千百里,近小者数十里,横亘绵延,或以五星、或以九星,聚而不分,谓之聚讲。

既聚讲后,分枝擘脉,干从中出,枝向旁行,过峡穿帐,两边各起峰峦;或天弧、天角,或旗鼓、仓库,丛聚拱护,谓之行讲。

来历既远,必有住处,如贵人登堂,僚佐属官排列拱揖,又如行人抵家,骨肉团聚,谓之坐讲。

有此三讲,其龙乃旺,不然,孤单无从,非散气而何?

坐讲之处,即垣局之所。四面八方之龙皆于此住,四面八方之水皆于此会者,为大聚。一二面之龙于此住,一二面之水于此会者,为小聚。千百里之龙于此住,千百里之水于此会者,为大聚。数里数十里之龙于此住,数里数十里之水于此会者,为小聚。

不论大聚、小聚,终是大家所共,还须各立门户,自成明堂,以为贴身真聚方可。

门户者,龙虎近案,水口下关也,要外背内面,相向有情;

明堂者,穴前龙虎外明堂有三堂。要不倾不侧,窝于容聚。

蔡氏曰:“大势之聚散见乎远,穴中之聚散见乎近,二者有相须之道焉。”故大聚之中,有数十龙并住。小聚之中,有数龙并住。均有门户,明堂亦皆成星开面;或嫡传反隐拙,支庶反魁梧,欲辨其孰轻、孰重?须观其始分再抽之处,护从冈阜,向者多,而出于聚讲、行讲之中干者,为最贵。不然虽居大聚之中,只得小聚之力。故善观地者,于始分再抽之处,已知其得水、得局之概矣!


声明:部分文章来自于网友投稿及网络收集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核实删除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

加载中~
相关推荐
风水学--名师泄秘《二十四山土色神断》
风水学--名师泄秘《二十四山土色神断》
壬子癸:(5.4尺上紫土,下红砂石止)主富贵;(4.5尺下有赤斑土);(3.6尺黄砂土止);(2.7尺乌卵石黄金土色主显扬).丑艮寅8.1尺紫色间白土)丁财并旺...
+1
天星二十八宿纳水法
天星二十八宿纳水法
二十八宿二十八宿是古代天文学范畴,它包含东南西北四方各七宿。东方苍龙七宿: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。北方玄武七宿: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。西方白虎七宿:奎...
+1
风水精要 山洋指迷之粹言
风水精要 山洋指迷之粹言
以开面、地步为全书之纲领的目讲师著《山洋指迷》,包含形势、星辰,阐述峦头法,且山洋统论。值得一览,特此简注,以“参悟万山性情,总归一贯机窍”。一、开面开面是指地...
+1
风水精要 寻龙简语粹言(三)
风水精要 寻龙简语粹言(三)
【寻龙之行】——太祖——少祖——父母——入首——出身——开幛——剥换——过峡——枝脚———护送——旁正——老嫩——长短——真假——贵贱——驻骅——行止——分擘—...
+1
风水精要 寻龙简语粹言(二)
风水精要 寻龙简语粹言(二)
耕田的山里人【寻龙之行】——太祖——少祖——父母——入首——出身——开幛——剥换——过峡——枝脚———护送——旁正——老嫩——长短——真假——贵贱——驻骅——行...
+1
今日要闻
热点排行